体彩天下

                                                来源:体彩天下
                                                发稿时间:2020-06-02 02:38:13

                                                麦卡蒂的母亲敖德萨·莱莉在采访中说道:“我的儿子尽职尽责。他只是想靠烧烤店为自己和家庭挣点钱。然而,他们却跑来杀掉我的儿子。”

                                                曾有一个黑人学生非常委屈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不是我们笨,有些东西我们在中学真的没学过。低收入家庭的黑人学生往往只能在师资薄弱的学区就读。”记者简单算了算:自己曾在美国大学任教17年,只遇到过一名黑人同事;在当年留学的美国高校,每年毕业的本科生中只有4%是黑人学生,且多是运动员特招生;读博期间历年的同学累计有五六十人,但只有4名黑人同学。和记者抱怨教育不公的这个黑人学生很有语言天赋,爱好摄影。他毕业后参军驻扎日本,临行前还特地冒着大雪来与记者话别。他一年四季都戴顶帽子,说“不想露出蓬松的黑人卷发”。正如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尼·莫里森《最蓝的眼睛》一书中的那个黑人小女孩,她一直梦想着自己有一双白人的美丽蓝眼睛。这种自我嫌恶的心理也体现在上世纪40年代著名的“娃娃测试”——美国黑人小孩普遍喜欢白人娃娃,因为“白”才是美。心理学家已证明,长期生活在被歧视、缺少自爱的环境中,会严重抑制儿童心智的健康发展。

                                                改善黑人医疗状况,三次努力都无果而终

                                                长期积累的各种社会问题,黑人被贴上“家庭观念差、不重视教育、懒惰、高犯罪率”等标签。一些美国黑人也习惯将自身处境不佳的责任推给其他人,而很少反思,或没有意愿去做出改变。在美国,黑人家庭单亲率是70%。记者曾走进一家黑人社区的图书馆,原本供读者查阅资料和打印文件的机房变成了孩子们的网络游戏室。记者有几个当老师的美国朋友,提到难管理的黑人学生都显得很无奈,有的还为此辞了教职。有个未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女性曾和记者闲聊,听到有亚裔学生因太用功过劳死时居然笑着说:“这太傻了!”在美国职场有一个普遍现象,如果黑人职员是少数,就会和其他族裔一样,比较勤劳,也好管理。很显然,黑人真正要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强和自信。

                                                路易斯维尔市长向麦卡蒂的亲友表示慰问(图源:推特)

                                                图源:Getty Images

                                                “他很喜欢警察,”麦卡蒂的朋友、路易斯维尔市议会主席大卫·詹姆斯说道,“他经常在警察执勤时免费请他们吃饭,和他们交流也很多……我不希望一个受到社区爱戴的人因为宵禁而被杀。”路易斯维尔新任警察局长罗布·施罗德也表示,麦卡蒂和当地警方关系非常好:“他总是为工作中的警察提供饭菜,和很多警察是好朋友。”

                                                “生下来是黑人,已是一纸判决书”

                                                当地时间5月31日,一名代表乔治·弗洛伊德家人的律师表示,希望指控暴力执法警察一级谋杀。

                                                “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1963年,在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中,马丁·路德·金自问自答:“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只要纽约有一个黑人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他同时强调:“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显然,“膝盖锁喉”导致弗洛伊德死亡的白人警察和在各地示威抗议中纵火、抢劫的黑人都会让马丁·路德·金大失所望。